筆下文學 > 重生我的2003 > 第十七章 破產原由

第十七章 破產原由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成績十分好的付永杰在這次考試當中卻是真正考砸了。
  他六門功課總共六百分就連五百分都沒有到達,只有四百五十分,與吳中超相比總共少了六十二分。
  如果不是他底子好的話,恐怕此時模擬測試連四百都難。
  這樣一來,兩人之間的賭約卻是以吳中超取勝而落下了帷幕。
  “付永杰,你輸了。”何其東對著付永杰哈哈大笑道。
  付永杰此時的狀態還不見得好,如果是原本的他輸了賭約肯定會狂抓起來,接著就咆哮起來,說下一大的堆的狠話。
  但此時的付永杰卻是出奇的安靜,他來到吳中超的面前道:“我愿賭服輸,你說吧,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的,都能答應你。”
  “這可是你說的,我并沒有逼你。”吳中超淡淡的看了付永杰一眼道。
  “我說的,你有什么要求說吧。”
  付永杰有些不耐煩了,他現在只想趕快結束這一切,下午就又可以回家了,此時的他歸心似箭。
  在場的同學們全部開始豎起了耳朵去聽了,看著這些人八卦的樣子,吳中超并沒有直接開口說出自己的要求,而是對付永杰道:“我們換個地方吧。”
  付永杰想也沒想就同意了,他也不想此事變得眾所皆知,畢竟這次可是他輸了,對他來講并不光彩,能低調處理就低調處理。
  吳中超首先起身,付永杰緊隨其后,何其東想要跟來卻被吳中超給直接拒絕了。
  這讓2班的學生都有些好奇了起來,到底吳中超會提出什么要求。
  趙夢瑤也一樣,頭雖沒轉,耳朵卻伸得十分的直,她原本也想跟上去的,但想想連何其東都被拒絕了,她自然不會去自討沒趣了。
  再說吳中超與付永杰先后離開了教室,直接來到了教學樓一處隱蔽的地方。
  這里位于廁所旁邊,所以很少會有人前來這里,這里自然也就變成了他們兩個最理想的商談地點了。
  而當付永杰一來到這里,立刻再次問道:“你到底有什么要求?竟然故意帶我來這里。”
  付永杰一臉嫌棄的看了旁邊的廁所一眼,連忙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因為我這個要求是不能被別人知道的,這個理由可以嗎?”吳中超淡淡的說道。
  “可以,所以你到底有什么要求?”付永杰再次問道。
  “你為什么這么著急?反正什么時候提要求也都一樣吧。”吳中超道。
  “我沒這么多時間。”付永杰直接了當的說道。
  “為什么會沒有這么多時間,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吳中超直直的盯著付永杰說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只要說出自己的要求就行了。”付永杰再次不耐煩了起來。
  “好,那我就說我的要求,我的要求就是你要將你家里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吳中超直接了當的說道。
  一聽這話,付永杰當即憤怒了起來道:“吳中超,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別一副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樣子,其實你根本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討人厭?”
  “這么說,你想要違背自己所說的話了?”吳中超道。
  付永杰并不說話,顯然是不想要說自己家里的情況。
  吳中超也早料到他的這番舉動了,他只是借自己所提的要求來開這個口而已,畢竟他是真的想要幫助付永杰。
  “不過,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們家的生意遭遇到危機了吧。”
  吳中超老神在在的說道,仿佛將一切都看透似的,付永杰就討厭他這點。
  但當他聽到吳中超的話,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先不要管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你先把你們家現在的情況說一下,說不定我還能幫上忙呢?”吳中超道。
  “你一個學生能幫什么忙?除非你能將我們家工廠里面的鞋子全部買走,不然的話,根本沒有用。”付永杰大聲叫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
  吳中超雖然知道付永杰之后會破產,但具體的原因他還真的不知道。
  付永杰看到吳中超真想要聽,這才緩緩道出了這其中的事情的原委。
  原來,付永杰家是生產鞋子的,原本他們家在這個年代有著自己的工廠生活十分的富足。
  但就在前段時間,他們接到了一個龐大的訂單,對方要訂購近萬雙鞋,這對他們這個小工廠來講,是十分龐大的業務,付永杰的父母都十分的高興。
  但好景不長,正當付永杰父母利用自家全部資金買了原料,生產出這萬雙鞋子之后,對方突然間裊無音信了,他們不管播打對方的電話都沒有用,號碼顯然竟然是空號。
  這下付永杰的父母才知道被騙了。
  但千雙鞋子已然生產出來,這可是他們家的全部資金,以及銀行的一些貨款所借的,一旦這萬雙鞋子無法脫手,他們資金鏈就徹底斷了,到那時,就連小訂單也生產不出來。
  要知道對方所訂的鞋子并不是一般的鞋子。
  雖說鞋子的質量十分好,但因為樣子類似而且還有點新潮一些傳統的鞋店都不要,畢竟他們的業務都是偏傳統的這種。
  再則說,近萬雙也也不是誰一下子就有能夠拿下的。
  以二十的價格來算的話,這一萬雙也要二十萬了,二十萬,在2003年的時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
  即便付永杰的父母開了一個小工廠,想要一下子拿出二十萬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現在這近萬雙鞋一直壓在那里,他們根本沒有什么流動資金,即使他們以成本價去賣也賣不掉。
  再這樣下去,工人的工資發不出來,又加上工廠的一切開銷,不宣布破產都沒有辦法了。
  至于銀行就更不用想了,銀行不來追討之前的欠款已經是阿彌陀佛了,至于再貸他們也沒有這個資本,也沒有這個膽量去貸款了。
  吳中超聽到付永杰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之后,不由吹噓不已。
  一失足成千里恨。
  如果不是他父母輕易相信那人的話,他們現在也不會出現這種瀕臨破產邊緣的情況了。
多乐彩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