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這號有毒 > 043、 破境于我如吃飯喝水

043、 破境于我如吃飯喝水


  墨汁在符紙上劃過,速度不快,但卻流暢,如同一道黑色的水線,然后被符紙給吸收。
  這條線很直,與前面那些歪歪扭扭的線條比起來,這條線顯得特別直!
  一陣陣驚呼聲不由響起,因為這轉變來得過于突然!
  小師叔祖怎么就突破了!
  之前揮筆的時候顯得如此困難,怎么一下子就畫得這么直了!
  懷著這一系列疑惑,沒見過什么世面的外門弟子們在心中得出了一個結論:“小師叔祖不愧是小師叔祖!”
  他們雖然還沒有親自上手試過,但沒人是傻子。
  剛剛小師叔祖突然畫出一條直線,秋水長老的表情都變得精彩起來。
  從秋水長老的表情就可看出,小師叔祖怕是又做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事實上路潯似乎在入微方面很有天賦,或者說他的實力提升并非靠修煉,而是靠升級,所以其中有著些微的妙處吧。
  他現在已經不只是執著于時長了,他不僅僅要畫滿25分鐘,他還想嘗試著畫出自己想要的樣子!
  如若真能做到這一點,在入微方面也算是登堂入室了!
  “直線應該是最簡單的,曲線或許會更難些。”路潯在心中想著。
  他嘗試了一下,想畫出一個圓潤的弧度,就像成熟的水蜜桃一樣。
  腦子里已經浮現出畫面了,可手卻不聽使喚。
  很快,線條又變得歪歪扭扭起來。
  外人并不知道他在嘗試著畫曲線,只以為小師叔祖畫完一次直線后,又有點握不穩筆了。
  一次失敗后,路潯便開始嘗試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他畫的曲線越來越像樣了,后面圍觀的人這才發現路潯的目的。
  常青峰上的沈閻微微一笑,那一張“寸草不生”的兇臉上擠出了難看的褶皺,他用他那慘叫雞般的嗓音道:
  “小師叔還挺會利用機會,他已經不再把它當作試煉考核了,而是在不斷的突破與完善。”
  腦回路不是很正常的岳鶴山立馬搭腔道:“所以小師叔必然天資超群,那日觀看氣海,必定是看見大江大河!所以我肯定是贏了!”
  一直到今天,他還心心念念著那一場沒有結果的賭局。
  大家都是一路成長起來的師兄弟,相互都有了解,所以眾人都沒有理他,而是討論起了路潯的極限究竟在哪里。
  反正哪怕沒人理岳鶴山,他自己在邊上生個半分鐘悶氣,馬上又會屁顛屁顛的加入群聊。
  這些老不修的討論的很是熱烈,但很快就又被路潯給重新吸引,因為他成功的畫出了第一條曲線!
  他在入微這方面,似乎真的很有天賦。
  看著這道圓潤的曲線,路潯很是滿意,甚至還有心情在心中開玩笑道:“要不要試一試在左邊畫個龍,右邊畫一道彩虹?”
  他抽空看了一眼任務進度,先前畫得太過于專注,都沒有注意。
  此刻他已經握筆畫了17分鐘了,任務進度也達到了60%!
  三千點經驗值已經到賬,美滋滋!
  雖然心中甚是喜悅,但他的精神狀態已經有些恍惚,右手也已近乎于是麻木。
  這種狀態,他竟然覺得有些沉醉。
  一個瘋狂的念頭從他的心底升起:“我的極限,究竟在哪里?”
  路潯躍躍欲試。
  他拿著毛筆,不再去管時間,也不再去管任務進度,而是開始專心畫了起來。
  他也不再在意這條線畫的夠不夠直,曲線夠不夠圓潤,就是畫,使勁畫!
  靈力再次枯竭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又點擊了一下升級!
  2000點經驗值立刻消失,路潯直接升到了食氣訣四層!
  別說在場的秋水長老了,就連常青峰的幾位老不修都有點坐不住了!
  短短時間內,連破兩層境界!
  修行之路本就玄妙,連續破境也并非不可能。
  確切地說,像沈閻與諸位峰主哪個不是天資超群之輩,哪個不是身懷莫大機緣之人?
  他們這一路走來,也有過奇遇,也有過各種突破,然后才成為第七境、第八境的強者。
  但在宗門試煉里連破兩境,這還是頭一回見到。
  路潯就像是在用行動表明:破境于我如吃飯喝水!
  此時此刻,靈力再次澎湃的路潯畫得越來越快,也越來越肆意。
  筆墨縱橫,筆走龍蛇!
  他在不斷的給自己施壓,不斷的試探自己的精神極限。
  外門弟子們的表情越來越肅穆,在他們眼中這不再是一場試煉,而是小師叔祖的言傳身教。
  換作是自己,別說連破兩境了,破境都難。
  他們不知道路潯是如何做到的,但對于沒見過什么世面的外門弟子們來說,這不影響他們對小師叔祖的崇敬之情!
  不愧是先生看中的弟子,實乃天驕!
  山風吹過,路潯的黑色衣袍被吹起,他手握毛筆在符紙上筆走龍蛇,諸多外門弟子看著他的背影,覺得實在是快意瀟灑!
  好端端的一場試煉,到了小師叔祖手里,好似成了他的一次潑墨狂歡!
  大家就這么靜靜的看著他寫寫畫畫,居然也不會覺得無聊,也不會覺得膩。
  在場的外門弟子們又開始貢獻起了聲望值,而站在最前排的季梨不只是貢獻聲望值,還在貢獻著自己的好感度。
  她的眼睛很亮,如若有光。
  眾人這一看,便足足看了半個時辰!
  大家就這么等著,也不覺得枯燥,反而覺得熱血沸騰!
  路潯此刻差不多也到了極限了,他兩眼都有點發黑了,再畫下去,他還真怕當場暈厥。
  “差不多是極限了。”他在心中道。
  半個時辰便是一個小時,整整六十分鐘!
  而這次試煉任務的百分百完成度,也不過是25分鐘而已!
  心力交瘁的路潯險些握不住筆,他使出最后一縷靈力,用靈力托住這支毛筆,然后轉身,鄭重的將毛筆放回桌面。
  時間仿佛又在此刻定格住了,眾人看著路潯,無法挪開眼睛。
  山風吹起了他額前的一縷長發,一身黑袍的他與身后符紙上的濃墨好似都融為了一體。
  帥出了一份意境。
  ……
多乐彩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