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長路難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林小靖想,現在,你也嘗到了被人造謠中傷既覺得生氣又無能為力的感覺了吧?雖然別人未必是在造謠。
  對于姜河,她沒接觸過幾次,也不好發表評價。但既然這么多人都覺得他有問題,想來應該也不是無中生有。
  反正,不管人怎么樣,以后都是趙一楠受著,跟自己沒什么關系。于是林小靖順著趙一楠的話道:“你說的很對,咱倆沒什么關系,所以,也請你不要在任何公共場合提及我,我謝謝你。”
  趙一楠狠狠地瞪了林小靖一眼,話說到這份上,兩個人已經沒什么好掰扯的了,雖然她覺得莫名其妙,又生氣又有點委屈,她以為她是誰呀?有資格讓她特意提及嗎?
  上一回要不是別人問起,她未必會說起她。
  更何況,她覺得自己說的沒什么偏頗之處。
  “你們宿舍的林小靖很少見到人呀,沒什么存在感,有一回我見著她,她也沒給我打招呼,她平時都忙些啥呀?”
  “還不是忙著打工唄,她這人性格就這樣,比較孤僻,先前談了個男朋友,沒兩天就分手了。”
  “她難道一直在外面打工?”
  “當然了,她家里好像不給她錢。”
  “哦,那她怎么不申請貧困生補助啊?”
  “誰知道呢?”
  趙一楠心里咽不下這口氣,每每見到林小靖從她身邊走過,她心里就壓抑得厲害。可她又想不出什么辦法能出了這口氣,換作從前,她肯定要給家里訴訴苦裝裝慘,然后讓自己手段通天的老媽幫她給導員講一講,好把林小靖換去別的宿舍。可這回她不敢給家里講了,她害怕家里知道她和姜河戀愛的事。
  所以她只能給姜河訴苦。林小靖是如何排擠她,如何壓榨她的生活空間,自己是如何忍氣吞聲,一再退讓。
  姜河便和稀泥一般的安撫她,說些沒多大作用不痛不癢的話,比如說,“她這種現實生活過的凄苦的人你就別和她計較了,拉低自己的level。”
  趙一楠越聽越生氣,就是因為她是這樣的人,她才過不去這道坎,她林小靖算什么東西啊,她這樣的人,怎么有資格,怎么敢那樣對她說話呢?
  于是,她便不依不饒地和姜河吵鬧起來,說是吵鬧,倒更像撒嬌,跟在外面受了欺負回家跟大人告狀的小孩一般。
  “不行,我就是難受,就是生氣,你快幫我想想辦法。”
  姜河有點不耐煩了,他總不能找林小靖吵一架吧?
  林小靖現在可知道他不少不光鮮的歷史,要是把她惹急了她告訴給趙一楠怎么辦?這個女朋友除了有點公主病,其他的,長相、家庭條件無一不拿的出手,他可不想出什么差錯,至少是他在上海站穩腳跟以前。
  姜河權衡了半天,還是不知道怎么辦,索性裝聾作啞起來,每當趙一楠提及林小靖的時候,他便謊稱要幫老師做事情或是裝作沒看到一般的轉移話題。
  趙一楠這下忍不住了,終于,在林小靖某一天打完工下班回宿舍后,她面無表情地杵在她身邊,故作強硬道:“你還是搬出去吧,不然這宿舍的關系好不了。”
  但其實,她倆吵架,許甜甜并沒有站隊,而是選擇視而不見。
  林小靖一開始本來還有換宿舍的想法,但一聽趙一楠這么說,她忽而又改變主意了,“我不換,學校又不是你家開的。”
  趙一楠氣得恨不得給林小靖兩巴掌,但趙母的臉重重地壓在胸口,她不敢闖禍,一旦打起架來,事情鬧大了怎么辦,那家里肯定會知道她和姜河的事。
  趙一楠覺得自己之所以變得這么畏畏縮縮有一部分原因還是在于姜河,便給他發了最后通牒,“你要是再裝傻充愣,我就跟你分手!”
  姜河這下真的有點急了,他在趙一楠身上投入的時間精力感情金錢還沒有得到回報呢,要真的分手了,他得多不甘心啊。于是他連忙問,“寶貝,出什么事了?我做錯了什么?”
  趙一楠心里稍稍平靜了些,“林小靖又欺負我,我怎么辦,你幫我想想辦法。”
  姜河回復,“我們出去租房子吧,最近我在看,其實我沒有裝傻充愣,我一直在想辦法。”
  姜河這回倒說的是實話,租房子的想法確實不是臨時起意,先前他就這么打算過了。
  一來,自從兩個人有了第一次后,就沒什么顧忌了,幾乎每一周都要出去開房,一晚上五百,每個月平白多了將近兩千的開銷他覺得很劃不來,要知道,外面小區里一居室一個月也就這么多錢。
  二來,趙一楠現在和林小靖鬧得這么僵,以后也不一定就能好得過來,與其天天聽她抱怨,不如從根本上替她將決問題,這樣他也能松一口氣。
多乐彩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