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王重生記 > 第一百四十七章:星空御劍術

第一百四十七章:星空御劍術

    次日清晨,白辰和韓沐風等人還在說著說不完的話,公子昭說道:“師父,你教我的樂譜我全都熟記于心了。”
  
      白辰欣慰的點了點頭,說道:“很好,你已經完全可以出師了。”
  
      公子昭一怔,然后急忙擺手說道:“沒沒沒,我還有許多東西需要學,萬萬不可出師的。”
  
      白辰笑而不語,暮云從懷里掏出一個木質方盒子遞給白辰,說道:“這里面的丹藥比起平等王的那枚丹藥效果只強不弱。”
  
      白辰也不推托,大大方方的收下了暮云的禮物,對著白辰微微稽首,說道:“多謝前輩。”
  
      韓沐風一臉猥瑣的笑,說道:“老白啊,你知不知道你應該管我們叫什么啊?”
  
      白辰笑道:“叫什么?”
  
      韓沐風一拍大腿,說道:“叫前輩啊!你管暮云前輩叫前輩,當然也要管我們叫前輩了!”
  
      白辰望向暮云,暮云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白辰會意,笑道:“暮云前輩多久之前就和我熟識了,你給我滾一邊去。”
  
      韓沐風哼了一聲,在白辰這里討了無趣后就去找小松了,對著心思純潔如白紙的小松說了一堆小松聽不懂的話,小松茫然的看著師叔韓沐風,然后快步的跑到了白辰的身后。
  
      風云看著一臉尷尬的韓沐風,大笑道:“哈哈哈哈,連一個孩子都懶得鳥你,你也真是個人才,哈哈哈哈”
  
      韓沐風大怒道:“臥槽,小子你想打架啊!”
  
      風云針鋒相對道:“上次說要打架,是哪個慫蛋貨說不打了的?”
  
      韓沐風靠了一聲,說道:“tmd老子扇子都折了你讓我和你打?”
  
      “那你現在有扇子嗎就和我打?你能打過我嗎?”風云一臉得意。
  
      韓沐風,敗北
  
      白辰看著許久未見的兄弟們,說道:“別鬧了,帶上家伙事,干活了。”
  
      韓沐風頓時來了興致,說道:“干什么?”
  
      云雪城皺了皺眉頭,說道:“這個時候我認為不適合進攻。”
  
      白辰問道:“為何?”
  
      “沐風的扇子被折斷了,一劍的寒玉劍也碎了,清沐的丹藥也都沒了,現在不是主動找事的時候。”
  
      白辰皺眉道:“怎么回事?”
  
      暮云對著白辰說,“他們無意中殺了看守我的一只幽藍獸,那只幽藍獸很強,所以才會這樣。”
  
      白辰突然大笑,風云看著白辰,一臉詫異,說道:“這么年輕就瘋了?可惜啊可惜……”
  
      白辰笑意不減,說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特意煉制的很多,來,給沐風和一劍。”
  
      白辰袖口一揮,九把飛劍懸在白辰的面前,說道:“這九把劍你們兩個隨便挑一把,這是隕星鐵煉制的圣兵,你們用也是合適的。”
  
      韓沐風撇了一眼,說道:“這繡花針能干什么?”
  
      白辰無奈的搖了搖頭,白辰面前的甲劍瞬間飛離白辰的面前,甲劍飛出的那一刻,整個屋子充滿了凌冽的劍氣,甲劍橫在滿臉震驚的韓沐風面前,白辰笑問道:“沐風,此劍與繡花針比,哪個好?”
  
      韓沐風頓時眉開眼笑,說道:“肯定這把絕世圣兵好啊,既然你忍痛割愛,兄弟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啊。”
  
      白辰白了韓沐風一眼,說道:“你每日以精血澆灌,大概半月左右就能和你心意相通了,我這里還有一本馭劍的功法……”
  
      暮云打斷道:“不必,我這里正好有一本御劍的功法,給你們修煉吧。”
  
      白辰問道:“哪個御?”
  
      暮云笑道:“就是你想的那個御。”
  
      白辰大喜,說道:“多謝前輩!”
  
      暮云擺了擺手,隨手就從芥子袋里掏出一本封面泛黃的書扔給了白辰,白辰看了看手里的古書,喃喃道:“星空御劍術,nnd,好東西啊……”
  
      白辰把御劍術遞給韓沐風,說道:“你和一劍看完給我還回來,我和小松也要看看。”
  
      張一劍挑的是乙劍,劍身細長,偏鋒鋒利,適合張一劍的劍法。
  
      韓沐風和張一劍同時點了點頭,韓沐風說道:“讓人手抄一本不就好了。”
  
      白辰點了點頭,說道:“就你抄好了。”
  
      韓沐風一愣,恨不得給自己幾個耳光,我滴個乖乖,一指厚的書,這得抄到猴年馬月去啊……
  
      韓沐風剛要拒絕,就聽白辰說道:“不要推脫了就是你了,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沐風,不能錯過這個大任啊。”
  
      韓沐風苦笑道:“好好好,我抄,我抄行不行。”
  
      白辰無奈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麻煩你的,要不我抄書?”
  
      “臥槽別!”
  
      韓沐風幾乎是下意識說出來的,白辰這書法,實在是不敢恭維啊……
  
      白辰聳了聳肩,說道:“一劍的殘劍呢?我看看能不能修好。”
  
      林墨詫異道:“你還會修劍?”
  
      白辰嘿嘿一笑,說道:“我之前在古道圣山的時候,經常弄壞師弟師妹的劍,然后寒天發現了就罰我不修好就不準吃飯,我有什么辦法,到藏書閣翻了一天的書,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本修劍的工具書,修了好幾天才修好,然后我就會修劍了,有好幾次蘇掌門都讓我給他修他的那把殘破的劍。”
  
      葉寒天笑道:“誰讓你總是去劍池偷劍的,掌門不給你佩劍你就去偷劍,每次被師弟師妹發現都要用盡辦法折斷說不是自己偷的,你師弟師妹又不是瞎子,每次都來找我告狀你知不知道。”
  
      白辰一臉郁悶,說道:“都是同門師兄弟,借我兩把劍怎么了,至于摳門成這樣嗎。”
  
      蘇穎掰了掰手指,說道:“哪有,好多呢,差不多只是半旬的時間你就折斷了將近十把劍了。”
  
      白辰老臉一紅,咳嗽了幾聲,瞪了一眼蘇穎,后者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跑到了葉寒天的身后。
  
      天已經完全亮了起來,白辰問道:“你們誰要吃東西?我給你們做?”
  
      這次輪到云雪城驚訝了,她問道:“你還會做飯?”
  
      葉寒天說道:“是啊,這幾天都是他給我們做的飯,每天換著花樣做,除了有幾次放鹽放的特別多,剩下的那幾次都做的挺好吃的。”
  
      風云眼睛一亮,說道:“白小二,來來來,把你的拿手好菜都給爺上來!”
  
      白辰也不怒,笑吟吟的說道:“好嘞風姑娘,小二這就去給你上菜。”
  
      說罷白辰就朝著廚房走了過去,云雪城和林墨看了看廚房里白辰忙碌的身影,都用一種特別的眼神看向陸清沐和風云。
  
      陸清沐咳嗽了一聲,說道:“小辰做的飯哪有我的丹藥好用……”
  
      云雪城白了他一眼,風云則是很尷尬,又不會做飯又不會煉丹,只能腆著個大臉說道:“我……我會吃。”
  
      林墨哭笑不得,說道:“吃吃吃,你遲早吃成個豬。”
  
      打打鬧鬧的時間,白辰已經把桌子擺在了客廳的中央,白辰一一把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了上來,眾人食欲大增,林墨拍掉了風云偷肉吃的手,風云發現自己的動作被人看到,悻悻的收回了手。
  
      白辰上了碗筷,發現暮云沒有坐過來,問道:“暮云前輩你不吃嗎?”
  
      暮云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食之無味,吃了也是無趣。”
  
      白辰一愣,問道:“這是活的久的代價嗎?”
  
      暮云聳了聳肩,說道:“代價還有很多,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你們吃你們的,我喝點小酒,沒有味道也差不多。”
  
      白辰笑了笑,從芥子袋里取出一壺酒和一個玉杯扔給了暮云,后者接到后就走了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白辰也不會擔心暮云的安危,這片天空下,能對暮云造成威脅的,只有天尊一人而已。
  
      白辰目送暮云走了出去,坐回了位子上,臉色大變,說道:“艸,你們給我留點!”
  
      ……
  
      暮云哪也沒有去,他在白辰他們的上面,確切的說是樓頂,暮云坐在二十層樓高的樓頂上看著下面的車水馬龍,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喃喃道:“不知甘苦,卻能感覺到辛辣,大概星空祖先也不知道,世界上會有一種被人們叫做酒的東西吧?”
  
      “一個人孤單久了,也不會無聊,因為習慣了孤獨,突然多出一群人配著,感覺好不習慣啊。”
  
      暮云笑著笑著,杯子里面的酒就見底了,暮云干脆把杯子給扔到了一邊,對著壺嘴就仰頭喝了下去,暮云擦拭掉嘴角的酒,自言自語道:“你曾經和我說,人定勝天,我已經贏過這個賊老天了,你什么時候來見我?”
  
      暮云摸了摸自己霜白的華發,苦笑道:“我想把地府挑飛,把你接回來,永遠的陪在我身邊,任你是十殿閻君還是鬼皇帝,誰敢攔我我就一劍斬了誰,可是你不讓啊,你說活了幾千年,想好好的睡一覺……”
  
      笑著笑著就哭了,暮云感覺到手心有些濕熱,暮云一愣,是淚嗎,也許是那些朋友讓我想起了你,你等我,等我幫白小子完成他的野心后,我就去找你,拉鉤,不騙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王重生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多乐彩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