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391章 一生一世的寶貝

第391章 一生一世的寶貝

    周念念說到這里,看了陸擎風一眼。
  
      陸擎風勾了勾唇角,寵溺的揉了揉她盤起來的頭發,“念念總是這樣的體貼,這樣的為家人說想。”
  
      “尚德和我從小一起長大,彼此知根知底,本來他們剛在一起的時候,念念還有些擔心,讓我找尚德談過話呢。”
  
      “玉卿剛回到周家,在外面漂泊二十年,回家后自然要好好享受一番父母的疼愛,念念想著玉卿肯定不會那么早答應嫁人,所以讓尚德做好心理準備。”
  
      他說著,故作不滿的瞪了陳尚德一眼,“我本來還納悶,我訂婚怎么你小子穿的比我都正式,原來是早有預謀啊。”
  
      周念念幾乎為陸擎風的最后一句話拍案叫絕,既開了玩笑,還明確的告訴大家,他們事先并不知道陳尚德和白玉卿要做的事情。
  
      陳尚德眼底閃過一道羞愧,嘴唇囁嚅著,半晌只喃喃叫了一聲陸哥。
  
      白玉卿臉上的神色有些僵硬,勉強維持著臉上的笑容。
  
      周念念的手放在她后背的裙子拉鏈處,她只要一動,周念念就能將她的裙子褪下來。
  
      她可不能在這么多有頭有臉的人面前丟臉,所以她只能保持微笑。
  
      周念念和陸擎風的一番話讓底下人聽出了一些味道。
  
      周念念雖然是周家的養女不假,但卻體貼入微,知恩圖報,落落大方。
  
      反觀白玉卿就有些小家子氣了,剛認回父母就迫不及待的想嫁人不說,還故意在周家和陸家用心良苦舉辦的訂婚宴上上演求婚戲碼,行事不知分寸。
  
      陳家父母的臉上都有些僵硬。
  
      尤其是陳父,聽了陸擎風的話臉色就沉了下來,暗暗后悔答應陳尚德讓他今天求婚。
  
      聽聽陸擎風話里的諷刺味多濃。
  
      估計在場的人都聽出來了,人家把你當朋友,自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你卻處心積慮的在人家的訂婚宴上出風頭。
  
      周圍的人一時看向陳父陳母的眼光都有些詭異。
  
      周弘山端著一杯酒上臺,笑呵呵的揉了揉周念念的頭,“這丫頭被我從小寵壞了,交到陸家,我還是得說一句,擎風,你小子以后給我好好照顧她!”
  
      陸擎風鄭重其事的點點頭,“您放心,我會將她當作一生一世的寶貝。”
  
      周弘山點點頭,轉頭拍了拍白玉卿的肩膀,笑呵呵的看向臺下,“年輕人不懂事,讓你們見笑了。”
  
      白玉卿臉上的笑頓時就僵住了。
  
      在周念念那里那么多寵愛的話,怎么到了她這里,一句不懂事就完了。
  
      臺下的人紛紛表示理解,也有人朝著周弘山笑,“老周,你好福氣啊,兩個女兒,可惜都名花有主了啊。”
  
      周弘山笑呵呵的拉著陸擎風和周念念過去敬酒。
  
      一場風波就這樣化解了。
  
      酒席散后,只剩下了周家的人,周念念和陸擎風跟著陸文翰夫婦去外面送客。
  
      周弘山掃了一圈屋里的人,臉色倏然沉了下來,“玉卿,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存心給念念不自在嗎?”
  
      白玉卿一臉委屈的抹了一把眼淚,“我也不知道,尚德之前說要給我一個驚喜,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會選今天求婚。”
  
      她垂著頭,態度柔和的道歉,“爸,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周弘山皺著眉頭看了她許久,才嘆了口氣,“你應該道歉的不是我。”
  
      白玉卿抿了抿嘴唇,“可是尚德這么安排也沒有錯啊,咱們家喜上加喜,難道不好嗎?”
  
      “他也是為我們家好啊。”
  
      周弘山閉了閉眼睛,眉宇間突然涌起一陣疲憊。
  
      喜上加喜是沒錯,但是在這種大喜的時候,特地去挑出念念的身世,就讓人膈應了。
  
      李成宇沒有離開酒店,他一把將陳尚德拉到酒店外的角落里,氣憤的將他摁在了墻上。
  
      “陳尚德,從小到大,陸哥是怎么待我們的?你怎么能這么對陸哥和念念?”
  
      陳尚德垂著腦袋,一臉的愧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讓玉卿答應嫁給我。”
  
      “玉卿說羨慕有念念那樣的求婚儀式,還說要是能有所有的親朋好友見證著,她就會覺得很幸福。”
  
      “我,我真的沒想到能牽扯出念念的身世啊!”
  
      李成宇氣的舉起了手,卻被人抓住了揮到半空中的胳膊。
  
      他回頭對上陸擎風淡漠的臉。
  
      “陸哥!別攔著我,我要揍這個白癡的小子一頓。”
  
      陸擎風拿開他摁著陳尚德的手,淡淡的看著陳尚德,“還沒恭喜你,尚德。”
  
      陳尚德臉上的神情更加愧疚了,他喃喃自語道“陸哥,我”
  
      陸擎風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懂,什么都不用說了,快回家和陳叔陳嬸商量一下,正式去周家提親吧。”
  
      陳尚德站直了身子,猶豫了一下,問陸擎風“陸哥,你不怪我嗎?”
  
      陸擎風勾了勾唇,“我為什么要怪你,該說的話我都說了,這是你自己的選擇,這是你的人生,不是嗎?”
  
      陳尚德愣了下,神色微變。
  
      之前陸擎風和他說過,說白玉卿不一定和他想象中的一樣,讓他慎重考慮和白玉卿的事。
  
      陳尚德覺得他和周念念都誤會了白玉卿,兩個人不歡而散。
  
      今天他又險些破壞了陸擎風和周念念的訂婚宴。
  
      陸擎風嘴上說不怪他,但其實還是有些介意的。
  
      陳尚德嘆了口氣,垂著腦袋慢慢走了。
  
      李成宇不解的看著陸擎風,“陸哥,為什么不讓我揍他?”
  
      陸擎風望著陳尚德的背影,片刻,嘆了口氣,“成宇,尚德和我們的選擇不一樣,他有自己的人生要走。”
  
      李成宇有些發呆,片刻煩躁的罵了兩句臟話,一拳打在了墻上,悶悶的說“陸哥,叫上常安,咱們去喝酒吧,我心里難受。”
  
      “好,我先送念念回家,一會兒去新華食府找你們。”陸擎風點點頭,轉身先走了。
  
      李成宇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周常安,只能一個人沮喪的去了新華食府。
  
      陸擎風趕到新華食府的時候,李成宇已經喝了一瓶酒了。
  
      李成宇心里不好受,陸擎風也有些煩悶,兩個男人默默的喝了半夜的酒才醉醺醺的回了家。
多乐彩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