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此道非仙亦非魔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戰局有反轉,遠山候翻臉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戰局有反轉,遠山候翻臉


  正急速撤離的方龍申只覺得周身皮膚一陣酥麻,一種被死神盯上的心悸油然而生。接著,他感覺頭頂有什么東西遮住了光線,忐忑地抬頭一看,這一看,讓他瞬間嚇得魂飛魄散!
  “白仙!你不得好死!”
  “九義道盟,仙道與爾等不死不休!”
  “白仙!老夫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嘭!嘭!嘭!”
  三聲巨響回蕩在戰場中,無論是地面上的道境,還是空中相互斗法的仙魔,都盯著那三個漸漸消散的龐然大物,膽戰心驚。
  “這是,劍法?”一個九陽山的人仙只覺得嗓子里卡了什么,莫名的萬分干燥。
  仙道多善御劍者,可任誰都未曾見過有這種劍法,其中蘊含的天地偉力之恐怖,就連天仙都難以輕易做到!
  “御使海量的天地偉力,當然難以做到。”百里歌心道,“但倘若我僅僅是引導呢?”
  凡人用劍,以器攻物,善使者,循劍御氣。仙魔用劍,以法御劍,道法殺伐,無物不破,善使者,劍入意境,一念斬仙屠魔。
  那么,劍境之上又是什么?
  百里歌看著手中的仙劍,喃喃道:“刀劍,終歸只是死物,其因此界而生,罕有比肩天地者。唯有這天,方才是最強的刀劍,也唯有這天道,才是最強的刀劍之法!”
  “呼!”
  手中的劍未動,但一道凌厲的劍氣飄然浮現在他頭頂,一閃,消失在原地。
  “五道劍訣·化塵!”
  話音落下,場上還幸存的二十個人仙人魔心底頓時涌現濃烈的危機感。毫不停留的,紛紛拋下對手瘋狂地逃散開去。
  “想逃?”
  泰隆大吼一聲,戰刀一揮就要追趕,被斧狄連忙喊下。
  “老七,先別追趕!”
  “可是……”泰隆話說一半,遠處四面八方的空中便傳來了聲聲慘嚎,隨即,所有人眼見著那些逃散開去的仙魔紛紛被什么無形的能量絞得粉碎!
  “咝——”泰隆倒吸一口涼氣,驚駭地看向了百里歌的方向。
  “老九的劍法已經到了這等境界,別說沒看到他出劍,連理解都理解不了啊。”斧狄趕到泰隆身邊,感慨道。
  泰隆苦著臉道:“原以為我們學了仙魔頂尖的法門,怎么的也能趕上他幾成,而今看來,這差距是越來越大了。”
  “哈哈哈,兄弟厲害,不正是值得我們高興才是嘛。”柳堡和其他人也飛了過來,眾人多少都負了點傷,但臉上卻神采飛揚。
  地面上,仙魔兩軍都清楚地看到了頭頂眾將的慘死,一時間士氣大弱,都生怕那個白仙沖他們揮下一劍,哪還有什么戰斗的想法。士氣一弱,陣型也就都散了,呼啦啦的一片都四散逃亡,九義軍就這么點人,想追的話是追不上了。
  這時,曠野四周同時響起低沉的號角,黑壓壓的一片軍士踩著整齊的方陣將戰場團團圍住,仙魔兩軍的道境見到這場景無不嚇得臉色大變!
  這……九義道盟什么時候有這么多道境軍士了?這該有多少人啊!
  九龍殿中,遠山候聽著來報,心都快沉到谷底了。尤其聽到統帥狂莽被妖獸咬死,白仙在戰斗中似乎有所突破,劍法進入神乎其技的境界,兩劍便斬殺了二十余人仙人魔時,他幾乎暴走想一掌劈了那個傳訊的。直到那傳訊之人說出戰場上突然出現了大批九義軍時,遠山候終于忍不住跳了起來,眼珠子差點都掉落在地。
  “你說什么!三十五萬九義軍!”
  一旁的弒郎也是嘴角抽搐。狂莽死了,雖然他之前千叮嚀萬囑咐,不要太過張揚冒進,但終究最壞的結果還是發生了。然而說到底,狂莽畢竟他滴血洞的人,那些道境可以不管,但滴血洞天魔也就那么十幾名,狂莽也只差一步而已,他一死,滴血洞的實力無疑下降了許多。
  “承影!你怎么從未與我說起過九義道盟有如此龐大的軍隊!莫不是你弱水淵,或者是你尸道暗中作梗!”遠山候氣急,話語間已然滿是敵意。
  “承影。”弒郎也是咬牙切齒道,“此事,你必須給一個交代!”
  百里歌看了兩人一眼,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笑聲聽在兩人耳中是何等的刺耳。
  “兩位,在下曾在鄉野聽那些凡夫俗子說過這么一句粗語,叫‘拉不出屎反怪茅坑’。我就勉為其難當那個茅坑好了,兩位要是不滿意,不如再換個地方撒野?比如,去仙道位面?那里仙氣繚繞,鳥語花香,定能讓兩位拉得滿意,哈哈哈哈哈!”
  遠山候和弒郎聽得臉上青一陣紫一陣,遠山候一拍案臺,冷聲道:“承影,你別得意的太早,別忘了,九義道盟的那些凡人的性命可都還捏在我的手里。若你敢傳訊讓他們死不投降,我便下令讓那些人給我魔道死去的道友陪葬!”
  百里歌一拂袖子,坦然道:“如果你做得到,盡管去試試。”
  遠山候心中一跳,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你這話什么意思?”他問道。
  百里歌笑道:“魔道做事一向小人,尤其是你遠山候,陰險狡詐,空有一副人的皮囊,內里卻是畜生不如。自打知道你要和九義道盟聯盟,我便留了一手。現在,我的師姐應該已經將他們所有人都帶回了弱水淵中,有種,你讓魔道去攻打弱水淵啊。我倒想看看,一個連修羅都沒有的道派,有什么資格與尸道相抗!”
  “你!”遠山候暴跳如雷,眼中幾欲噴出火來!
  他怒吼道:“承影,你可敢與我一戰,灑家定要親手斬了你!”
  百里歌眼眉一挑,一腳踢翻案桌。
  “本就要如此,今日不殺你遠山候,我誓不為人!”
  弒郎本意想和遠山候一同動手擊殺承影了事。到時候逃回魔道,任憑那尸道也不敢跨位面去追殺他們。。
  只不過,他冷靜下來想了想,承影似乎從頭到尾只是在針對遠山候,很多細節仔細想想,都是在挑起他的怒火,一步一步將他引入唯有死戰方能解決的境地,似乎兩人間有什么深仇大怨,可偏偏遠山候這呆子卻不知道。而對他弒郎,卻沒有明顯的敵意。再者,殺了狂莽,那也是白仙干的事,跟他承影哪有半毛錢的關系?
  想通了這些,弒郎最終還是決定從滴血洞的利益出發,依舊按兵不動,見機行事。
多乐彩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