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等鳳歸來 > 第二百三十三章:為愛癲狂

第二百三十三章:為愛癲狂

    這似曾相識的嘲諷的語氣早就讓寒煙塵司空見慣了,他也懶得跟蘇辭廢話,直接開口問他,“你和雀兒,到底想做什么?”
  
      “做陛下不想做的事。”
  
      “什么是我不想做的事?”
  
      “沖破魔界封印,不就是陛下不想做的事嗎?”
  
      “是嗎?”
  
      “陛下拿到了人間九靈,可卻一直以各種借口拖延眾人的時間,讓他們把時間浪費在那些毫不重要的事情身上,若是陛下有心想要突破魔界封印,又何須如此大費周章?”
  
      “照你所說,如果我不想突破魔界封印,那我這么費心費力的奪取人間九靈作甚?”
  
      “誰知道呢?”
  
      “蘇辭——”寒煙塵忽然沉下了臉色,“你向來都喜歡顛倒是非,你不要告訴我,你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你還對攝魂棒心存念想,想要從我手里拿到攝魂棒,拿到人間九靈。”
  
      蘇辭聽見‘攝魂棒’三個字,心里的底如同一下子就被戳穿了一樣,他臉色一變,不屑一笑,反問寒煙塵道:“如果我說是,那又如何?”
  
      話音落地,整個山谷也隨之變得詭異靜謐,風也停了,仿佛頃刻之間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一樣,毫無聲響,三個人靜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蘇辭和寒煙塵面面相覷,彼此看著對方,那雙眼睛里,摻雜了太多東西,欲望、殺戮、不甘、憤怒、仿佛一點一滴的從深淵里蔓延至上。
  
      過了半晌,空氣忽地吹來一道涼意,一絲涼風輕輕的拂過通靈狐耳畔旁的碎發,寒煙塵目光一變,周圍頓時亮起了無數紫色光芒!蘇辭驀地一驚,通靈狐也不由得被嚇了一跳,還未反應過來,他們就見一個又一個的人影從光芒里脫影而出,剎那間,蘇辭和通靈狐兩個人都被牢牢的包圍了!
  
      “如果是的話,那你蘇辭,便是該死!”寒煙塵語氣陰狠,說罷,他五指一張,所有人便幻出棱錐一擁而上,蘇辭見勢瞳孔猛地一驚!
  
      “死人軍團——是紫色魔石的力量。”蘇辭出聲說道。
  
      “那我們怎么辦?”通靈狐連忙問道,“幫我護法。”蘇辭扭頭對通靈狐說,隨即她二話不說便立刻施展妖術為他布下了隔離結界。
  
      而蘇辭于頃刻之間便施展法術,召出了天魔兵,在他額間的冰藍色魔石光芒一亮的那一刻,天魔兵便盡數現身攔在了他們的面前,擋住了紫色魔石的死人軍團!
  
      寒煙塵見勢五指一旋,玄刺應勢而出,他猛地一推,玄刺便化作無數細小針砭直奔蘇辭而去,蘇辭扭頭一看,還未來得及施法抵擋,那玄刺所攜帶的巨大玄力便轟地一下沖擊了通靈狐為他所布下的隔離結界,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二人紛紛震倒在地!
  
      蘇辭和通靈狐兩個人飛出了數十里,狠狠的摔倒在地,蘇辭因為有隔離結界擋住了一部分力量沖擊,所以他并無什么大礙,只是通靈狐受傷就比較嚴重了,落地之時便已然噴出了一口鮮血,蘇辭知道她撐不下去,便迅速將她扶起示意讓她先離開。
  
      可通靈狐并不領情,執意要留在蘇辭身邊,兩人推脫之間,寒煙塵已然瞬移到了他們面前,他看了通靈狐一眼,隨即對她說:“你若自覺,乖乖回寒凝宮去,我便不再與你計較此事,否則,休怪我對你也不客氣!”
  
      通靈狐不屑一笑,氣勢昂昂的往前猛地一站,抬頭挺胸居高臨下的看著寒煙塵,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殺了我!人間九靈便再也不是人間九靈了!你之前所想要的一切!都會隨著我的死而化為泡影!”
  
      寒煙塵聞言目光一沉,“威脅我?”
  
      通靈狐再次昂起了腦袋,似乎對于自己的急中生智感到無比洋洋得意,可寒煙塵不過沉眸一瞬,隨即又豁然開朗起來,他淡淡一笑,而后看著通靈狐,一邊說著,一邊將目光轉向了蘇辭,“是嗎?我倒是無所謂,不過蘇辭,應該舍不得你死吧!”
  
      話音未落,他五指一張,玄刺應勢而出,頃刻之間化成了一把魄冰劍被他緊握在手,寒煙塵二話不說于眨眼之際便揮劍朝蘇辭砍去,蘇辭眼疾手快,立刻將通靈狐扯到了身后,同時抬手幻出結界抵抗!通靈狐見勢驀地一驚,欲施法幫助蘇辭,可蘇辭卻趁此機會對她說:“別浪費力氣,他交給我,你趁機快點離開這里!”
  
      通靈狐一怔,似乎對此有些不情愿,“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快走!”蘇辭似乎沒耐心了,直接開口對她吼道,通靈狐整個身子一顫,她意識到蘇辭生氣了,于是便急忙轉身想要離開,可這時,一道不知從何而來的笛聲傳進了她的耳朵里,通靈狐腳步一頓,立刻循著笛聲的源頭望去,發現不遠處山坡山有一佳人倩影,她目光一緊,意識到這笛聲似乎想將她控制,于是她隨即飛身而上。
  
      而寒煙塵一聽見這笛聲便知道來人定是凝夕,他困惑不已,不明白凝夕為何來此,只是眼下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當務之急,還是先趁機要了蘇辭的命再說!今晚,便是最好的機會!機不可失!他一定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而蘇辭也顯然看出了寒煙塵眼里的殺氣,他猛地抬手,結界轟然而爆發,化為一股強大的氣力將寒煙塵震開,而后他想要逃,可寒煙塵見勢猛地追了上去,蘇辭沒辦法,只能幻出棱錐和他在山谷里交起手來,靈光閃現,山谷里頓時一片混亂。
  
      隕殤絕和天魔兵相互對戰,寒煙塵則是一心一意的對付蘇辭,通靈狐飛身來到了白凝夕的所在之地,白凝夕見她來到自己面前,頓時也停止了吹奏,五指一旋,便將骨魄笛收了起來。
  
      “我記得你,你是寒煙塵最愛的女子,是他的魔后。”通靈狐看著她說,白凝夕淡淡一笑,對于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通靈狐,眼里滿是不屑和嘲諷,通靈狐似乎看出了她眼里的嘲笑,心生不快,便直接問她,“你笑什么!?”
  
      “笑你傻!”白凝夕毫不客氣的回話道,通靈狐頓時瞳孔一張!白凝夕見勢又繼續說道:“蘇辭他是魔界的魔圣尊者,曾經也是統御過整個魔界的人,天底下什么樣的女子他沒見過,你以為,他真的喜歡你嗎?他所說的一切,不過是為了騙你吃下魔種,好受他控制而已。”
  
      “那又如何?”通靈狐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只要能成為他的女人,與他骨血交融,就算吃下魔種,我也心甘情愿!”
  
      白凝夕聞言再次翻了個白眼!
  
      通靈狐聽見身后的動靜,扭頭去看,發現蘇辭已然和寒煙塵打起來了,而且看樣子,蘇辭好像不是寒煙塵的對手,交手之中,他一直都處于下風,被寒煙塵所掌控了一切,通靈狐見勢心里不由得著急起來,想下去幫忙,可是又想到方才蘇辭對自己說的話……
  
      怎么辦?怎么辦?……通靈狐開始在原地如熱鍋螞蟻一般心急如焚,只是轉念,她便想到了一個辦法,于是她轉頭,帶著一絲詭異和殺氣的望向了白凝夕,白凝夕察覺到她的殺氣,頓時抬起了頭,故作不明的問她,“你想做什么?”
  
      “寒煙塵想要殺了蘇辭,我沒辦法阻止他,為今之計,只能利用你了。”通靈狐陰森森的說道,話音未落,她便猛地化作了一道光芒飛身直奔白凝夕而去!白凝夕目光一瞪,頓時伸手幻出了循環鎖!還未出手,忽然她的右手邊就飛出了一道光芒!直接沖向了通靈狐!
  
      剎那間!兩道光芒沖擊落地,化為人形,白凝夕這才看清楚,原來是鸞素!
  
      “鸞素!”白凝夕飛奔而去,將摔倒在地的鸞素扶了起來,“怎么樣?沒事吧?”她關心的問道,鸞素搖了搖頭,“我沒事,娘娘。”
  
      “不是讓你在山谷外守著嗎?你這般魯莽的闖進來做什么?”關心過后,白凝夕開始輕聲責怪起鸞素來,她立刻開口解釋道:“我在山谷外守得好好的,可是忽然就聽到了山谷有打斗的聲響,我擔心娘娘會有什么危險,便直接幻光飛進來了。”
  
      二人言語之間,摔倒的通靈狐已然自行爬了起來,站在了她們二人的面前,白凝夕余光瞥見她的身影,急忙將鸞素護在了身后。
  
      鸞素瞥見通靈狐眼里的殺氣和不甘,心里不由得困惑起來,于是她輕聲問白凝夕道:“娘娘,通靈狐這是怎么了?”
  
      “為愛癡狂。”白凝夕簡單四個字解釋。
  
      鸞素驟然瞪大了雙眼,“為誰啊?”
  
      “蘇辭。”
  
      “什么?!”鸞素又是一驚。
  
      而此時,通靈狐已經反應了過來,看見站在白凝夕身后的鸞素的時候,她才恍然大悟,“我道是誰那么不要命了,原來是你!”她冷哼一聲,“既然你們都來送死,那我就成全你們!”她話音狠狠落地,而后一咬牙,手里便已然化出了長劍,鸞素見勢驀地一驚,急忙揮手布下保護結界!
多乐彩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