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重生之快意人生 > 第054章 突破契機

第054章 突破契機

    一開始眾人對讓二個大二的同學隨隊出發都表示不解和不滿,認為他們極可能是在利用關系刷履歷,即使他們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那又怎么樣,這可是救死扶傷的神圣事業,可不能摻雜任何功利私心,那不僅是在褻瀆他們心目中最神圣的使命,也容易鬧出醫療事故的。所以剛開始徐楓和陳俊杰私底下沒少被這些率直的學子們吐槽。
  
      被吐槽被質疑徐楓沒放在心上,而是默默地做著自己該做的事,他要實際行動向他們證明自己的能力。陳俊杰雖然沒有徐楓那么好的脾氣,卻也憋著一肚子火氣,努力做到最好,以事實來打臉那些妄議吐槽的人。
  
      剛開始各自走訪義診的時候,他們還看不出兩人的實力,可當他們決定集中義診時,能力的高下就顯而易見了。
  
      徐楓這邊那是極快又準,往往別人半天才看二三個村民時,徐楓這邊都搞定十來個,陳俊杰那邊稍慢些也差不多搞定五六個,高下立分。
  
      徐楓和陳俊杰都是修真者,對于周身氣血的運行了解深刻,往往把手搭在別人的手腕上,運氣在別人體內轉悠一圈,就能基本診斷出對方的身體情況。
  
      而徐楓還要更勝一籌,他重生后靈魂天生強大穩固,二次筑基后紫府識海被開辟的十分龐大,面積比之尋常修真者足足大了十多倍。其間三大命關還曾產生異變,下丹田氣海和檀中穴以及紫府識海竟然直接建立起了神秘的聯系,使得丹田氣海的真元和紫府識海的靈識居然能相互轉化,如今再次修煉回凝丹期識海幾乎媲美金丹后期。再加上他曾經體會過金丹期靈識蛻變成神識的強大效用,對事物觀察的入微精準,就算如今修為只有凝丹期,神識也退化到低層次的靈識,也遠比其他凝丹期修真者更加懂得靈識的妙用無窮。
  
      諸多因素加一起,就算他刻意有所收斂,看病時的效率還是高出旁人數倍。
  
      一開始還有人不服氣,覺得他在耍小聰明,可當他們親自驗證了徐楓看過的村民,找不到任何診斷上的謬誤,甚至有些連他們都看不出來的潛伏病癥也被他診斷了出來,一個個都服氣了。之后漸漸的,有些拿不準病情的,他們也會安排到徐楓這邊來診斷,而他每次都能確診病情,并精準的找出病因所在。一段時間過后,他已經用真才實學征服了所有人,在這個小團隊中豎立起絕對的醫學權威,成為小團隊的核心。
  
      每天義診活動結束,眾人會自發的組織一場交流探討的小會議,拿自己白天所遇到的病癥,以及自己做出的診斷和醫治手法來供眾人參考和探討,而每次探討到最后都會來征詢徐楓的意見和看法,由他做匯總點評,而他也從不吝惜自己的知識和言辭,總是能用最淺顯易懂的語言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分析病情,發現共通的癥結所在,最后給出令人信服的醫療解決方案,竭盡所能的將自己所會的中醫藥傳授給眾人,總是讓眾人感覺收獲滿滿。
  
      義診活動就在這樣和諧而美好的氛圍下一天天的過去,在徐楓的刻意培養之下,這些人都以驚人的速度在成長著,未來他們都將成為各自領域出色的中醫師。
  
      一晃到了年底,義診活動也到了尾聲。為了感謝眾人不計回報的辛勤付出,當地**決定在最后一天帶眾人前去當地的著名旅游景點來一次一日游。
  
      徐楓早就聽過金寨縣天堂寨的大名,可是一直未曾去過,沒想到竟然以這種方式前來旅游,還真是受寵若驚。
  
      天堂寨(教科文組織世界地質公園、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森林公園、大別山核心景區),是大別山第二高峰,位于安徽省金寨縣與湖北羅田、英山交界處,有"華東最后一片原始森林、植物的王國、花的海洋"的美稱。
  
      天堂寨所處的大別山,是中國南北水系的分水嶺,山北水往北流注入淮河,山南水往南流注入長江。所以在天堂寨峰頂北可望中原,南可眺荊楚,巍巍群山盡收眼底。海拔1729米的天堂頂有一口天塘,塘水不溢不涸,俗稱"瑤池"。
  
      天堂寨常年降雨量1350mm,平均氣溫16.4℃。現有野生植物1487種,動物634種。景區內有野豬、穿山甲、金錢豹、不衰貓、原麝、大小鯢、豺狼、水獺、長尾雉、珍珠黃羊等珍稀動植物資源,是中國七大基因庫之一,也是華東地區最后一片原始森林。天堂寨屬北亞熱溫暖濕潤季節氣候,具有典型的山地氣候特征,氣候溫和,雨量充沛,溫光同季,雨熱同季。
  
      天堂寨的森林資源珍稀古樸,造型奇特,地帶性分布明顯。在浩瀚的林海中,既有珍稀植物連香木、香果樹、又有天堂寨獨有的草本植物白馬鼠尾草。蒼勁挺拔的黃山松造型奇特,千姿百態。杜鵑花、紅楓樹、針闊葉混交林、天然次生林等,襯托出天堂寨的色彩絢麗多姿,高山草甸的厚厚草坪,仿佛展現出茫茫草原的風采。還有那高風亮節,英姿颯爽的翠竹林等,天堂寨可謂是植物生長的天堂,人間的天堂。
  
      “又是一項考驗體力的活動,不過我喜歡!”看著眼前的優美風景,領略著與別處不同的獨特自然風光,陳俊杰情不自禁地放聲歌唱。
  
      而其他人,早就沒有剛開始的興致,一個個東倒西歪的癱倒在道路兩旁,長期缺乏體育鍛煉,四肢不勤的后遺癥顯現無遺。
  
      “大家先休息一下,喝口水,后面的路要好走些!”帶隊的導游是位略顯瘦弱的中年人,可徐楓卻一眼瞧出那一身勻稱而有力的肌肉,顯然是長期帶隊旅游鍛煉出來的。
  
      隨著隊伍不斷的深入,他敏銳的感覺到這山中靈氣的異常,總體來說比外界濃郁一倍以上,可有些地方的靈氣卻顯得格外濃郁一些,而這些靈氣濃郁的地方在他靈識探查下,都發現了陣法的痕跡,似乎是人為的在刻意聚攏靈氣,甚至有一處還發現了疑似修真者的存在。即便對方只是小小的煉氣期存在,卻也足以引發他的重視。
  
      “原來還可以通過這種方法修煉!”徐楓頓覺眼前一亮。
  
      自從他修煉到凝丹期,打坐修煉的效率就越來越低,因為外界稀薄的靈氣根本不能滿足他時常修煉所需,只能通過不停的搜羅各類名貴藥物補充修煉的消耗。
  
      甚至他一度萌生了返回青云門的念頭,當然這也只是想想,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還舍不得舍棄世俗的親情友情。既然捷徑不想走,那就只能努力擴大自己的經濟實力,用金錢來化解修煉資源短缺的難題。
  
      可是眼前所見的這一切,卻給他指明了另一條近乎捷徑的陽光大道,借此啟發,他一下聯想到許多。
  
      陣法他也會,雖然不多,但是聚靈陣卻恰好是不多中的一個。在其他陣法的相互配合下,他也可以自行布置出類似這里的隱秘陣法,聚攏靈氣用于修煉。甚至他還想到,可以嘗試練習山海傳承中記載的煉器手法,日后煉制出可以吸納貯存靈氣的法器,這樣他就可以拿這些法器像充電寶一樣隨時充電修煉。
  
      隨著腦海的高速運轉,他的想法越發完善,對于日后的修煉之路也越發清晰明了,他似乎看到了突破的契機,整個身體都興奮的微微顫抖,原地也似乎起了一陣旋風,草木隨之搖曳,一縷縷充滿生命活力的草木靈氣隨之被吸引過來,盡數投入他的體內,隨后被自發運轉的玉虛訣快速轉化為他修為增長的養料。
  
      第一時間發現異常的陳俊杰,不動聲色的向徐楓身邊靠攏一些,神色警惕的觀察著周圍,準備隨時應對突發情況,護衛徐楓的安全。
  
      而第二個發現他異常的竟然是領隊的那名導游,只見他有些疑惑的朝這邊看了幾眼,隨后在陳俊杰警惕的眼神下有些不明所以的轉過身去。
  
      修煉的時間沒有持續多久,也就三五分鐘而已,可在徐楓看來,似乎一切都只發生在一瞬間,當他主動停下功法的修煉,卻明顯感覺自己的修為增益了不少,許久不曾精進的修為隱隱有了突破的跡象,晉升凝丹中期似乎指日可待。
  
      待到晚間休息的時候,陳俊杰悄悄的來到徐楓身邊,小聲了問起了白天的經歷,在聽完徐楓的解說后,不由大喜。他修煉的功法遠沒有玉虛訣那么高端,吸收轉化的速度自然大打折扣,而且他也沒有徐楓那么大的財力支撐,可以源源不斷的得到藥物進補,突破筑基期后修為便停滯不前,遲遲難以再做精進。
  
      若徐楓的計劃能夠順利實施并取得成功,他也可以跟后面沾光,獲得寶貴的修煉資源——靈氣供應,取得突破的契機。
  
      帶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兩人一夜未眠,就這樣打坐修煉到天明,而取得的效果也是顯著的,在這里修煉一晚比在魔都的那些山林景區修煉一周的效果還要強些。難怪那些修真者往往都跑到深山老林里潛修,在沒有洞天福地以及其他修煉資源的加持下,想要通過苦修晉升修為確實沒有比這些未被開發的原始森林更加適合的。
多乐彩15选5